TechSee

每一次改变,都是新起点

作者admin 已被围观
2019-02-12 07:12

  我入伍7年3次换专业。

  2010年12月刚入伍,我被分配到步兵连,成为一名“靠腿吃饭”的步兵。可能是受“许三多”的影响,也很想凭许三多式的韧劲成为“老A”。我不断逼自己苦练本领,当兵第二年便成为专业能手,还当上了副班长,第三年选取士官后被任命为班长。

  我本想在班长岗位上有一番作为,但一纸命令把我和很多战友从步兵团调到炮兵团,我的专业从步兵改为炮兵。这让我一度很沮丧,度过适应期后,我逼自己苦练炮兵专业,又当上了班长兼炮长。

  我以为,炮兵专业我会干到底。没想到,2014年年初,我所在的师改成旅,我被分流到了装甲旅,成了一名坦克兵,专业是坦克驾驶。

  再次从零开始,我加倍努力,考取了坦克驾驶特级证书。每次开着坦克在山野驰骋,我都感到很自豪。一次演习,我因表现突出,火线入了党,后来担任了车长。

  在“脖子以下”改革中,我们营被改编为合成营。我从开坦克改成了开轮式突击车,虽然都是开车,但完全是两个概念:一个那么笨重,一个是那么轻巧;一个是操作杆,一个是方向盘。关键是开坦克我是特级驾驶员,而开轮式突击车,我连“驾照”都没有。

  改革不允许军人讨价还价、患得患失。我们作为普通一兵,必须顺应改革大潮,服从改革、适应改革。回顾我的军旅经历,我有时候感到很庆幸,因为我见证了部队的改革进步,我是亲历者,也是实践者。

  很多战友和我一样,因改革需要多次调整岗位,他们在新岗位上同样干的很有起色。在改革大潮中,我觉得还是要有“革命军人一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”的精神,无论安排到什么单位、什么岗位,都要干好干出彩!

  (彭 田、李正邦整理)

更多
光看我们说的,是不是也太没劲了,是不是有股冲动想投稿给我们?请猛戳此处 →投稿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



关于我们 | 加入我们 | 联系我们 | 投稿指南 | 提交建议

Copyright © 2002-2018 江苏快三开奖走势图 版权所有
回顶部